小说:登山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郭瑞 2015-06-30 浏览量:   条评论

 

“现在景区正式开放,大家都不要挤,请大家按照门票等级按照指定道路上山,不按规定路径登山者,一律驱逐下山!”随着景区开放铃声一声响起,景区管理员缓缓打开了景区大门。

就在开门的一瞬间,数万人蜂拥而至,进入登山预备区。该景点是一座海拔4000多米的山峰,门票从100万元到1万元不等,凡在3日内成功登上山顶者,不仅可以领略山顶奇幻之景,还可获得50万元现金奖励,并在60岁以后获得每月5000元的养老基金,但有一个霸王条款:游客在登山过程中发生的一切意外景区概不负责。面对如此诱人的奖励,该景区自今年“五一”开放以来,吸引了无数青年游客。该景区实行分段收费,租用景区直升机上山者门票高达100万元,租用越野车走盘山公路登山者门票20万至50万元不等,走石阶徒步上山者门票10万,走荆棘小路者门票1万,石阶、盘山公路等用电网、栅栏与外界隔开,以防止走小路者越境。

适逢国庆长假,小王这次终于不用在镇政府值班,也参加报名了这次登山,但他买不起高额门票,只得和其他几百人一起,买低价门票,走荆棘树丛小路上山。在登山预备区休息片刻后,数千名游客都迫不及待地进入了自己的登山线路,迅速出发。几十架直升机从头顶呼啸而过,顿时消失在了密林上空。那些租越野车的也不甘落后,数百辆越野车立马启动,加速,沿着平整的盘山公路向前冲去。走石阶路的有几千人,也兴致勃勃地向山顶方向进发了。最后就剩下数百名走荆棘小路的人了,说是小路,其实根本没有路,荆棘、杂草树木丛生,难以保持直线前进。没多久,走荆棘小路的这群人也渐渐消失在树丛中。

盘山公路上,见巡逻警车远去后,这些越野车便不老实起来,开始飙车,相互碰撞,山路一侧就是悬崖,不少车被撞下悬崖,只听到一阵阵惨叫消失在空谷中。

几个小时后,走荆棘丛的那群人很多坚持不下来,不少人被荆棘刮伤,也有人被毒蛇、昆虫咬伤,还有人脱水,很多人纷纷放弃了,向景区管理部门求救,决定下山,这一队最后只剩下50多名青年男女了,当然,小王还在这50多人的队伍里。

突然,有几个人心中一喜,脱离了队伍,原来他们发现了一个秘密:一块岩石突出的部分有一个箭头指向另外一个方向。他们几个人小心翼翼地沿着箭头指示的方向走了几十步,果然发现了惊喜——一个铁丝网呈现在面前,没错,那就是越野车奔跑的盘山公路,在眼前坐着几个穿制服的景区管理人员,他们看着狼狈不堪的登山者,狡黠地笑着说:“每人交5万元,就可以进入盘山公路了!”

那几个人一听,眼睛顿时一亮,纷纷掏出银行卡,刷了卡——尽管那是他们两年年的收入,但为了安全和得到丰厚的回报,也豁出去了——从铁丝网缝隙进入盘山公路等车。没多久,就有几辆越野车开了过来,他们在路边招手呼唤,但是越野车就是不停,呼啸而过。后来又来了几辆车,终于停下来了,那些司机纷纷探出头:“一口价,带你们上去20万!”

这几个青年男女急了,因为他们实在没钱了,通过一番讨价还价,最终以10万元成交,有几个女孩实在没钱,只好再等。这时又过来一辆豪华越野车,停了下来,穿得格外光鲜的司机探出头:“上车!”

其中两位女孩欣喜若狂,连忙道谢,爬进车里去了。车开了一会儿,这个三十多岁的司机突然停了车,回头笑道:“距离山顶还有很远,你们俩准备怎么感谢我啊?”听了这话,两位年轻的姑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乎明白了什么,缓缓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……

过了一会儿,突然响起了一阵警笛声,在这辆越野车旁边停了下来,管理人员敲了敲车窗,只见车内一阵慌乱,赤裸着身体的男女忙问怎么回事。管理人员说:“接到举报,你们在盘山公路上停车,严重影响交通,现责令你们立即下山!”说完,一辆牵引车将越野车拖下了山。

话说,走石阶路的这一队,走了几个小时后,有很多人也坚持不下来了,纷纷放弃,还在继续走的,被那些累倒的人拖住后腿,人们打斗了起来,一路上混乱不堪。

再说走荆棘小路的这一队,又走了几个小时后,有人掉了队,有人被毒蛇咬死了,有人相互斗殴重伤,还有人脱水晕倒,最后只剩下7个人了。小王还在顽强地坚持着,他身上已经多处划伤,走了六七个小时,没吃一点东西,带的水已经喝完了,也已经面临脱水的危险。

突然,他看到一条毒蛇就在前方不远处,他也顾不得许多,拼着最后的力气,捡起一块石头,狠狠地向蛇头砸去,毒蛇死了。他咬了咬牙,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割掉了蛇头,喝了蛇血,剥了蛇皮,把内脏取干净后,硬是用极大地勇气吃下了蛇肉……

小王已经落单了,吃了蛇肉,休息了会,他又恢复了体力,继续赶路了。走了几个小时,又走累了,他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,就在他打盹儿那会,突然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,滚落到山沟里去了。再醒过来,已经是半夜了,天已经全黑了。这时丛林活跃了起来,有狼的嚎叫,有猫头鹰的啼叫,地面上还有有毒昆虫和毒蛇在丝丝作响,让人感到毛骨悚然。小王定了定神,打算生一堆火,然而早上买的打火机却找不到了。他找来一点枯枝败叶,打算学古人钻木取火。首先用小刀把一根硬树枝削尖,然后找来一块枯木做底座,双手用力地搓动起来,一次又一次,他都失败了,实在是没有了信心,也没有了力气,后来他用用力地搓了一次,终于看到了一点火星,他小心翼翼地护着这点火星,倒在在枯枝败叶上,幸好这些树叶很干燥,他吹了几口气,终于看见了火苗!他实在是太累了,将篝火处理一下后,就倒地上睡着了。

天亮了,小王醒来后饥肠辘辘,然而什么也没吃的。他熄灭了篝火,继续向前走着。又走了几个小时,他突然发现了几个人,那几个人也发现了他,那些人是昨天一起走小路的游客——还有5个人。

突然,大家来到一片空旷地带,头顶上有两架直升机在盘旋,并用扩音器喊话:“你们的位置距离山顶还有很远,建议你们乘坐直升机过去,每人30万!”

有一对青年男女实在是走不动了,决定向直升机求救,赶紧打电话,家里东挪西凑,往对方卡上转了30万,这时,直升机上的绳梯放了下来,那对青年踉踉跄跄地上了直升机。

直升机走了,他们几个还得赶路。不知不觉又到了傍晚,小王决定好好休息一夜再赶路,他们几个分了一个工,有的负责生火,有的负责搭建庇护所,小王和一个女青年负责找水、找食物。在荆棘丛生的山中,好一点的食物很难找,只挖了一些野菜,至于水——找了很久才在山竹节里找到一些。大家将就了一下,吃了点野菜,喝了点水,在篝火旁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小王醒来,发现另外四个人都不见了,想必是他们先走了,小王再次落单。又走了几小时,小王突然发现眼前有一个很开阔的湖泊,湖泊前挤满了行人和车辆。原来,几条上山道路最后都在这个湖泊这里交汇。湖泊上,有一条很窄的木质吊桥,是前往山顶的必经之路,窄桥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,越野车根本没法在桥上走,这才导致桥这边挤满了人和车。这几天景区一直有新的游客前往,眼前人多也不足为奇。桥头有间小屋,门关着,过桥必须要经过这个屋子。

登山的人见到面前有个湖泊,顿时兴奋起来,连忙跑到湖边喝水——然而,湖水又苦又咸,根本没法喝;还有几个人兴奋地跑到湖中游泳,却不想被湖水中的咸水鳄拖入了水中……这时,岸边有些胆小的女孩哭了起来。

桥头小屋的门开了,出来几个人,一个人清了清嗓子:“过桥费,每人5万元,大家不要挤,掉到河里让鳄鱼给吃了,景区概不负责!”

有钱的人们刷了银行卡,开始向桥头走去。桥上的越来越多,有几个身体单薄的人不慎落入湖中。突然,只听见一声巨响,由于桥上的人实在太多,吊桥经受不住,断了,数百人落入水中,不会游泳的,在水中扑通了几下,沉了下去,会游泳的,连忙向岸边游了过来,但是鳄鱼尾随其后……

当大家惊魂未定时,天空又飞来几十架直升机,直升机在高空喊话:“乘直升机直接上山顶,每人50万元,名额有限,抓紧时间报名!”见此景,那些有钱人又纷纷报名上了直升机。还有一些人,没有前坐直升机,也不敢游泳过去,眼看着过了这个大湖,再走几个小时就可登顶,但他们不得不放弃。

小王心有不甘,他决定凭自己的力量渡过这个湖。于是他暂时退回林中,用刀砍了很多竹子,再用人们丢弃的衣服撕成长条,将竹子固定住,花了三个多小时,他为自己做了一个坚固的竹筏,然后又坐了一个简单的桨,为了能尽可能让自己远离水面,他用了很多浮力大的木质。做好了筏子,已经是晚上了,湖面上漆黑一片,仍有新的游客上来,他备了一些从柱竹子里取出的淡水,准备渡湖。为了防止被人发现,他偷偷下水,迅速向湖中心划去。为了保持方向,他沿着坍塌的吊桥向前划去。

由于水下有鳄鱼,小王显得很紧张,不知不觉便加快了划桨的速度,大约过了一小时,当他精疲力尽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湖对岸。他扔下竹筏,匆匆赶路,他们是前天早上八点出发的,现在已是晚上十点多,距离三日的期限只有不到十个小时了。

刚上岸没多久,小王发现了几处直升机残骸,里面的人已经都死了,再看看地面上湿漉漉的,想必是这个山坡下过暴雨,造成了机毁人亡。小王顾不得许多,喝了几口水,继续赶路,随着海拔越来越高,小王感觉自己体温正在渐渐降低,本想生个火,但刚下过雨,根本没有什么能够点燃。拖着饥寒交迫的疲惫身躯,他只好继续上山了。

走了不知道多久,他突然看到前方灯火通明,还挺着几架直升机。前方正是这座山的主峰之巅,山顶灯火通明的地方就是这次旅途的终点,眼前的建筑很特别,是仿古的宫廷建筑,小王用尽了最后力气,踏进了这座宏伟建筑,接着就晕倒了……

第二天天微微亮,小王就醒了过来,只见身边挤满了人,堆满了很多美食,一个管理人员对他说:“恭喜你,你已经成功到达山顶,你是第一个能够从小路徒步上山的游客,了不起!”小王睁开朦胧的睡眼,只见眼前云雾缭绕,宛如仙境,还有许多年轻女子在庭院中翩翩起舞。这时,太阳出来了,这是小王见过最美的日出。一名管理人员说道:“请各位成功登顶者休息片刻,我们将于八点整开始游览山顶的奇幻景色,随后各位领奖,乘坐空中快车下山,祝大家玩得愉快!”

看到眼前的这一切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伤痕,又想起了这三天的登山之旅,小王感慨万千,自问道:“为什么我一路走得如此艰难?”

“因为你走的是上坡的路。”一个年老的管理人员听到小王的问题,微微一笑,如是回答。

编辑:聚轩

《选调生》杂志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招聘英才| 选调生广场| 投稿本网| 意见反馈| 网站声明| 网站地图
ICP备案编号:陕ICP备18010118号 | 选调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12-2019 cnxd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  • 选调生网
  •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  • 党建先锋网
  • 中国青年网
  • 选村品
  • 选调生网
  • 陕西法制网
特别推荐